Nebula

拟人/科学相关

【物拟/科幻/同人】弦歌

源请全力修仙×
顺便你写了圈量子的设定吗 想画画他

维尔纳·淼森堡:

憋说话,先唠叨


猛然发现我开学要周末留校【而且是不带车的那种】


想想暑假再不干点什么简直可惜


于是我决定挖个坑自娱自乐


以后脑洞都往tag“源纪委的修仙之路”里堆,这样干净些XD


 没有CP,除了量相


半科普半科幻注意!


半科普半科幻注意!


半科普半科幻注意!




弦歌(其一)


  All that we see or seem is but a dream within a dream.


                                                                                           ——Allen Poe


“有人说,物理学的研究其实是一个剥洋葱循序渐进的过程。从最刚开始的大物质,到分子,到原子,到其他更基本的基本粒子。认识在不断深化,但我们不禁发问:世界的本源是什么?难道真的按照数学里所说的那样,只是一个‘点’吗?”


“早在二十世纪,人们就已经发现,点粒子会引发一系列无穷大的问题,没有办法实现量子力学和广义相对论的统一。为了解决无穷大,人们又提出了‘重整化’思想并用它得到良好的效果,但终究是治标不治本。这下怎么办呢?于是有人开始猜想最微观的微观是有限定大小的,低于这个数值的‘长度’将被认为不具任何意义。从这个猜想引发了两条路,也是目前整个量子引力论市场最为‘畅销’的两条路——弦理论和圈量子引力理论。二者各有所长,却又各有所短。谁都没有这个实力能把对方说服。所以在过去,一个物理学会议如果充满了这两个理论的支持者,那么这个会等于没开——光吵架的时间就够长了。”


“我们先来谈谈弦理论。在其磕磕绊绊发展的数百年内,它遭到很多人的质疑,不仅因为其没有足够的实验证明。就连一些资深的老物理学家,都曾怀疑过它的真实性。直到最近——谈不上近,二十年前——CEPC–Sppc发现了超对称存在的证据,这无疑给全世界仅存的数千弦理论研究员以莫大的鼓舞。而主持这个项目的中国科学家,也因此得到诺贝尔物理学奖的表彰。”


“就在一周前,各位同行们,CERN宣布,新一代大型强子对撞机将于今日运行,持续时间三周。不同以往的升级,大型强子对撞机的改造是彻头彻尾的,CERN怀着崇高的喜悦将其重命名‘超限对撞机’。它有着更低的运行能量,却有着更高的对撞效率,简直是工程学方面上的一大奇迹!它被认为是有极大希望攻下一个崭新的基本科学之巅。”


“现在,我们来介绍一下弦理论……”


……


圈量子引力理论扶了扶眼镜,百无聊赖地翻过一页四周前的报纸。还是超限对撞机。这记者几乎把康特·马奇克斯在演说会议上的每一个字都记了下来。他伸了个懒腰,选择把那份报纸扔出去,然后从地上又随意捞起一份,从日期看是两周前的。头版封面上印着一个美国性感女星袒胸露背的照片。人们的关注焦点显然从晦涩的物理学移向了更通俗易懂的八卦圈日常。


但并不意味知识被完全封杀。报纸上只有豆腐块般大小的文字提了一下超限对撞机的成就。圈量子引力理论知道更多的细节在科学期刊里,超对称粒子被接二连三地发现,盛况宛若当年大型强子对撞机发现共振态粒子。申请弦理论专业的物理系学生数量也在上升,这本是一块冷门领域,在超限对撞机和它的老前辈CEPC-Sppc的推动下终于有了死灰复燃的迹象。


情况当前,圈量子引力理论却全然没有恐惧。即使报纸上说普林斯顿研究所正计划开办单独的弦理论研究分部,也没能激起他内心一丝波澜。他的信徒正在离开他,还有一部分人坚守阵地不肯退却,精神可嘉,但每当他们向董事会那帮百般刁难的老头子申请研究经费时,得到的却是对方礼貌又客气的逐客令。


放下一切,立地成佛。圈量子引力理论这样对自己说。实质上他自己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安慰还是爽朗。


他从隔壁书架上取下一本鲁道夫和乔治编写的《循环、结计理论和量子引力》,还翻了没几页,秘书就开门进来说:“圈量子引力先生,有人找你。”


“谁啊?”他漫不经心道,一条腿架在另一条腿上。


“一个美国女孩儿,不肯报姓名,她说你肯定认识她。她很年轻,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


听到这个回答,圈量子引力理论心里一冷。他几乎猜到这个千里迢迢的访客是谁了。


“让她走。”他心烦意乱地说道,“我忙得很——”


“可她执意要来见你。”


“她是不是长得像个亚裔?”圈量子引力理论站起来问道,一只手在桌上蹭来蹭去,试图把那些刚被他蹂躏地一塌糊涂的报纸收起来,“有着琥珀色的眼睛,戴着一副看上去显得很刻板的黑框镜?”


“我想是的,先生。”


“那我就更没兴趣了。”圈量子引力理论此时开始玩弄一支笔,“告诉她我——”


“别这样,她已经过来了。”秘书说着向后边退了退,以防拦路。


圈量子引力理论猛然抬起头。此时秘书已经退了出去,大门轰然闭合。M理论站在办公室门口,面无表情地扫视他铺满报纸和学术期刊的办公室。


“真够乱的。”她皱眉道,一面说一面朝着办公桌缓缓挪动,避免踩到任何一张报纸。


“我习以为常。”等到她已经在他对面就坐,圈量子引力理论才回答道,“想喝点什么吗?”


“非常感谢,我走了很远的路。”M理论说道。


圈量子引力理论站起来从一旁的冰柜里拿了两听可乐,一听递了过去。“怎样,喜欢印度新德里吗?”


“如果你觉得在这种夏天用黑纱把自己裹成一个茧非常有趣,那我无话可说。”她扯开易拉罐上的拉环,焦糖色液体泛着泡沫从罐口涌了出来,“这里又热又令人生厌。那火车上的人——”


“挂得跟香肠一样。没错。”圈量子引力理论说道,“有时我在想,可以直接把他们从火车上扯下来放在火上烤烤……好了,闲话不多说。你大老远从美国赶过来找我究竟有何贵干?”


显然,圈量子引力理论并不愿意让她支配话题。M理论很不自然地抽动了一下喉咙,像是被剧烈的碳酸饮料呛住,她把可乐罐推到一边:“我请求与你的合作。”


“合作?”圈量子引力理论故作惊讶道,“你可别跟我开玩笑。我在阿三这里待久了,你知道他们讨厌什么吗?女人开玩笑。”


“闭上你的嘴。”M理论冷冷道,“不要伪装自己已经是个新德里人,Loop。你经受过资本主义人的教导并不比我少。”


“撇开这一切都别说吧。我现在只想问问你,你为什么要过来,申请一个你并不乐意的合作?”他翘起一条腿,尽可能傲慢地说道。


“不乐意?恰恰相反,我十分愿意。”M理论说。


“你昨天还想着怎样往我脑子上开一枪呢。”


“你说思维世界里那件事?很好。你不也想往我额上开一个洞吗?按理说,我们可以扯平了。”


“不是扯平不扯平的事情。让我猜猜……”圈量子引力理论拨了拨遮在眼前的头发,“是对偶女神让你过来的吧。”


“是。”M理论承认道,随即她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不止她一个人。”


“神意,不敢违抗。”他微笑着看着她,“除了你几个没什么用的兄长和你那早就亡故的老爸,对偶女神怕是唯一一个能说服你的,是不是?”


“这不需要解释。”M理论有些不耐烦与他扯这些事情,尤其是污蔑弦理论和超弦理论这一段,“量子力学前辈家有几个小孩子至今仍被重整化女神支配地团团转呢……我想你应该知道奥尔特星云神秘黑洞的事吧?”


她话锋一转,令人猝不及防。圈量子引力理论好一会才意识到她说的是只有在高水平科学家中流转的神秘黑洞。“是那个叫马克思·施海博的德国天体物理学家发现的吧?”他看到她脸上的表情,赶紧低头去寻找那期限定发行的周刊,“如果不是——”


“别找了,是他。”M理论一把夺过他手上的杂志,“施海博,是个姓氏还挺少见的。”


“不是很少见,而是你没去过德国。”圈量子引力理论说道,“这个黑洞怎么啦?”


“所有科学院一致同意封锁消息。”M理论说道,“如果让民众知道就在太阳系的边缘漂着一个黑洞,那会引发暴乱的。所有人都希望我和你,没错,包括你,”看到圈量子引力理论一脸惊恐,她补充道,“能够解释这个黑洞是怎么一回事。它最令人恐慌的一点在于它是一夜之间出现在奥尔特星云外的。在此之前,没有任何观测证据表明有这样一个大质量物体正在接近。”


“为什么要叫我?你一个万人迷都解决不了还叫我?”圈量子引力理论挖苦道。


“因为你可以算出黑洞的熵。”M理论道,没有理睬他的挖苦,“而且几世纪前斯莫林爸爸就认为,我们不过是一个理论的两个版本?”


“我怎么敢跟‘母亲’理论并驾齐驱?世人应该给我起个什么名字?‘Father Theory’?”


“轮不到你叫这个名字。我们弦论家里有个支持十三维环面的蠢小子,他就是‘Father’理论。”M理论说着脸上的厌恶情绪又多了一分,“他烦的不得了,真要讲讲个十天十夜都说不清楚。我大可以给你解释一下为什么斯莫林爸爸是夹在我们两派中间的倒霉鬼。因为他认为一条弦可以看成是一个圈,而且全息原理可以证明……”


“全息原理?如果是这样,我想他说的确实有据可循。”


“所以如果我想解开施海博黑洞之谜,我就必须要和你合作。也许我们可以把膜弦圈用对偶的方式组结起来……”


圈量子引力理论站起来在办公室里踱了几步。“我凭什么相信你,认定这不是你哗众取宠的把戏?”


像是一直在等着他问出这个问题,M理论没有停顿,直接接上了他的话:“还记得我说,不仅是对偶女神,还有其他人支持我来你这儿吗?”


“谁?”


“我知道你不会信任我,所以那个人跟我一起从美国飞过来了。”M理论起身拧开办公室门,一个中年男子的高大身影赫然出现在门口。意外地熟悉。


圈量子引力理论失声叫道:“康特·马奇克斯教授!”


“对,就是那个四周前在超限对撞机运作会议上的发言人。”M理论说着扫了一眼地上那张报纸,似乎觉得非常滑稽,“我跟他讲了对偶女神的计划,他非常赞成并愿意陪同我上印度。”


康特·马奇克斯点点头:“除了我,爱德华·马博斯特博士也支持她的想法。本来他也可以来见见你,可惜普林斯顿-爱德华威腾研究所有事把他叫去了。”


“原来如此……”圈量子引力理论喃喃道。


“我们需要你,Loop。即使这次合作——”M理论环视着办公室,“我心不甘情不愿。但如果你打算眼睁睁看着地球灭亡——”


圈量子引力理论轻蔑道:“地球?你难道不知道,我们的鬼魂会在太空中一个又一个的文明间辗转——”


“横竖都会成为历史的尘埃。但我并不打算因此坐视地球不管。”


不管!天呐,你是圣人吗?圈量子引力理论的火气突然上来了。他站起来,冲着两个人咆哮道:“那是因为你,弦理论家的成员,早在二十世纪就博得物理学界的广泛关注,而我——”


“尽管如此,但别忘了我在二十一世纪也几乎沉默了整整一百年!”


“对对对。可是我,连斯莫林爸爸自己都承认,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千人在追求弦理论,那么只有一百多人在追求我!”圈量子引力理论咆哮道,“二十一世纪几乎是所有量子引力理论的发展低谷,你有什么资格朝我咕哝这个!”


“别这么激动。”眼看两个人就吵起来,康特·马奇克斯忙插在了两个人中间,“现在可是你大展身手的好机会。错过是不理智的,Loop。”


圈量子引力理论沉寂下来。他突然想起对偶之神也曾跟他说过一句相似的话。


“物理学注定要革命。而你只是革命中的一环。”


那她呢?革命的胜利者难不成?圈量子引力理论烦躁地想道。他抬起头,康特·马奇克斯正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他突然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或许,M理论的面子他没必要给她,但是如果一位科学家向他提出邀请,这是没有任何理由拒绝的事。


“好吧。”圈量子引力理论说道,伸出了他的手,“为了永恒的真理。”


“即使到了最后,它只是荒谬。”


她握了上去。尽管两个人都觉得,自己的手指骨快被“热情过度”的对方捏断了。


 



评论(2)

热度(13)

  1. Nebula维尔纳·淼森堡 转载了此文字
    源请全力修仙×顺便你写了圈量子的设定吗 想画画他